隨州新聞網| 新聞中心| 領導專輯| 品質隨州| 華人圣地| 專汽之都| 在線訪談| 圖片| 專題| 教育| 文化| 汽車| 美食| 房產| 旅游| 健康| 家居| 隨州日報微博
查看內容
搜索

“曾世家”文物特展述說曾國八百年傳奇史

2020-9-14 09:40| 發布者: 隋意| 查看: 13603| |來自: 隨州日報
  湖北日報訊9月12日,“華章重現——曾世家文物特展”在湖北省博物館開展。本次展覽精選了葉家山、蘇家壟、文峰塔等重要曾國遺址出土的青銅器共計62件組,是近10年曾國遺址出土文物精品首次大規模展出,全面呈現了西周早期到戰國中期的曾國青銅文化面貌,揭示了未為史書所載的曾國近八百年歷史。
  本次展覽展出大量精美青銅器,有象征權力的龍紋鉞;有酒器、水器、甚至獸首形面具;有楚王嫁女的嫁妝,其銘文進一步證實曾隨一國兩名。展出的大量青銅器都鑄有銘文,銘文主要內容為曾國歷史事件,為考古工作者復原“曾世家”提供了可能。目前考古發現的曾侯共計20位,考古學者將曾侯世系基本厘清。
  自1978年隨州曾侯乙墓被發現后,曾國考古不斷取得新進展。2011年以來,湖北曾國考古項目四次獲中國六大考古新發現,四次獲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曾國立國近八百年,是我國考古發現中世系最完整、時代跨度最長的兩周諸侯國,與文獻中的隨國為一國兩名。

此次展出的青銅蟠龍蓋罍 

42年考古“挖出”一部“曾世家”
曾國古史用青銅寫就
  湖北日報訊 楚國800年為人熟知,與楚國比鄰而居的曾國也有近800年歷史。“楚世家”源自《史記》記載“曾世家”則是由考古工作者“挖”出來的。9月12日,“華章重現——曾世家文物特展”在湖北省博物館開幕,首次以展覽形式全面梳理曾國近八百年歷史。
  本次展覽精選葉家山、郭家廟、蘇家壟、文峰塔、棗樹林等重要曾國遺址出土的青銅器,共分“始封江漢”“漢東大國”“左右楚王”“華章重現”四個單元,串聯起曾國從西周早期立國到戰國中期滅亡的歷史發展脈絡和基本面貌。此次展覽幾乎每個展柜都搭配展示了青銅器的銘文、紋飾線圖及墓葬發掘照片等,希望借助考古工作者研究整理成果,讓觀眾對文物了解得更加深入。展覽盡量將相關文物成套展示,如蘇家壟墓地發現的九鼎擺放在一起,場面頗為壯觀。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方勤稱,本次展覽依據豐富的考古材料及深入的研究成果,首次提出“曾世家”的概念。就傳世文獻鮮有記載的曾國而言,其歷史伴隨著不斷的考古發現而逐步被厘清,我省考古工作不只是“證經補史”,更是“考古寫史”。方勤認為,曾國是西周早期周王室分封至江漢地區的重要諸侯國,經歷了從王室藩屏到楚國盟友的轉變過程,有著深厚的禮樂文明積淀,可與齊、晉、魯等大國并立于《史記》所指的“世家”之列。
  曾國考古發現始于舉世震驚的1978年隨州曾侯乙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曾國從此呈現于世人面前。在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下,我省曾國考古屢有重大新發現,曾侯乙墓入選二十世紀百大新發現,自2011年以來,隨州葉家山西周墓地、隨州文峰塔東周曾國墓地、京山蘇家壟周代遺址、隨州棗樹林春秋曾國貴族墓地入選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中國六大考古新發現;棗陽郭家廟曾國墓地、隨州葉家山西周墓地、隨州文峰塔東周曾國墓地、隨州棗樹林春秋曾國貴族墓地,入選國家文物局主辦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在考古界極為罕見。這些曾國遺址等級都較高,且頻頻有曾侯即曾國國君級墓葬被發現,尤為難得的是,各個關鍵歷史時期基本沒有缺環。
  學界認為,曾國是我國考古發現中世系最完整、時代跨度最長的兩周諸侯國,以最完整的考古材料構建了中國周代封國中最重要的文化序列,為研究我國先秦青銅文化和長江中下游地區文明進程提供了寶貴的材料。 

曾伯克父盨(2件) 


   出土銘文器物還原“曾世家”
  在鮮有史料記載的情況下,一部“曾世家”何以被還原?專家稱,這得益于曾國考古出土了大量青銅器,且很多器物帶有銘文。這些銘文似穿越時空的信使,向今人傳遞極為豐富、極為珍貴的曾國及周王朝時代的歷史文化信息。
   青銅銘文還原曾國歷史
  漫步“華章重現——曾世家文物特展”展覽現場,觀眾會發現大量青銅器都鑄有銘文,有些銘文還很長。主辦方特意將青銅器的銘文拓片放大,并在文物說明牌上詳細標注銘文原文及大意。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方勤稱,大量銘文器出土,是曾國考古的一大亮點,如,隨州棗樹林春秋曾國貴族墓地共出土青銅器2000余件,其中400多件有銘文,在尚未祛銹情況下,共發現近6000字銘文,是迄今考古出土數量最多的一批金文資料。青銅銘文主要內容涉及曾國歷史上的重大事件,不少銘文還顯示了不同時期曾侯的名稱,為考古工作者復原“曾世家”提供了可能。
  一件隨州文峰塔墓地出土的曾侯與甬鐘,因原件在修復保護中,展出的是復制件,但因其擺放在展廳位置醒目,仍吸引眾游客駐足欣賞。方勤館長向觀眾介紹稱,曾侯與墓地出土編鐘有179字長篇銘文,其中有“左右文武”一語。結合葉家山墓地出土南公簋銘文等綜合考證,可知“左右文武”是在講述其祖先的光輝歷史,即曾國始祖南宮適,是輔佐周文王、周武王的重臣。此外,蘇家壟曾國墓地出土青銅器銘文則揭示,西周早期,曾國作為周王朝嫡系勢力,曾承擔著“克狄淮夷”的使命,及保持南方“金道錫行”暢通的責任。也就是說,當時中國存在一條“青銅之路”,曾國在銅料流通中的起著重要作用,要確保銅料從包括今天湖北在內的南方源源不斷運往到中原王朝。
   曾侯乙家祖孫三代“聚集”
  曾侯乙墓發現之后,近10年的曾國考古動輒發現國君級墓地,成為考古界一個現象級話題。目前考古發現的曾侯共計20位,通過考古發現如此多的一國之君,在周代眾多諸侯國中是較為少見的。
  依據這些豐富的遺存,考古學者將曾侯世系基本厘清:西周早期的葉家山墓地,發現曾侯犺、曾侯諫銘文青銅器,證實墓主人分別為私名為“犺”和“諫”的曾侯。郭家廟墓地發現有曾伯陭銅鉞、曾侯寶銅鼎、曾侯絴白秉戈等器物,表明這一帶曾出現過三位曾侯,年代為兩周之際。之后,到春秋中期的曾侯寶、曾侯昃,春秋晚期的曾侯與、曾侯戉阝、曾侯得,再到戰國早期的曾侯乙,戰國中期的曾侯丙,曾侯世系基本被較為完整串聯起來。
  其中,有專家認為,依據墓葬的排列順序及出土多件銘文器推測,曾侯與、曾侯戉阝、曾侯乙為祖孫三代。如今,帶有“曾侯與”“曾侯戉阝”銘文字樣的甬鐘等器物,現身“曾世家文物特展”,與對面展廳的曾侯乙墓出土文物遙相呼應,無聲講述祖孫三代的往事。
  展廳出口處,展出的是戰國中期的曾侯丙鑒缶,該器物裝飾精美、扣合嚴密,鑲嵌綠松石,體現了戰國時期的工藝水平。據介紹,這件鑒缶有冰酒、溫酒的雙重作用,其主人曾侯丙,是目前考古所知曾國最后一位曾侯。
   珍貴青銅器用途有講究
  本次展出的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有1鼎、1甗(yǎn)、1簋(guǐ)、2盨(xǔ)、2壺、1霝(líng),共計8件,這套器物組合完整,制作精美,銘文豐富,其中2件盨,器型較為罕見。方勤介紹說,這組器物珍貴之處,在于其上鑄有器物的自名,其中鼎是放肉食,簋、盨是裝稻米飯食,甗是蒸東西的炊具,霝是裝酒器,壺也是裝酒的,這些器物屬禮器,重要的場合才會使用。銘文還顯示這組青銅器作器者應為同一人,系“曾伯克父甘婁”,“曾”為國名,排行“伯”,字“克父”,“甘婁”為其名。“目前曾國考古所知,‘曾伯’一般是曾侯的大兒子,可見其地位尊貴。”
  2019年3月初,疑似我國流失文物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現身東京文物拍賣市場。5個多月時間里,我國外交、公安、文物等多部門聯動,上海、湖北等多地攜手,依據國際公約,選取最優追索方案,當年8月23日,這批青銅組器平安歸來,為國際流失文物追索返還領域貢獻了新的實踐案例。曾伯克父青銅組器,是中國在國際文物市場成功制止非法交易、通過跨國追索回國的價值最高的一批文物。
  學者推測,這些器物可能出自湖北隨棗走廊一帶的曾國墓葬。這組青銅器群補充和印證了之前曾國高等級墓葬的考古發現,為春秋時期歷史文化、禮樂制度和曾國宗法世系研究提供了重要材料,對青銅器的斷代與鑄造工藝也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曾侯諫盉,盉是西周時期的水器。

龍紋鉞,斧形,鉞援中部飾獸面紋,兩側飾圓雕龍紋。鉞是商、西周時期高等級貴族身份的象征。

   銘于鼎簋的歷史故事
  “華章重現”特展中,一件楚王媵(yìng)隨仲羋(mǐ)加鼎引得不少觀眾駐足。鼎上的銘文告訴我們,這是一件楚王嫁女入隨的嫁妝。“羋加和電視劇里羋月是親戚嗎?”“楚王嫁女入隨,隨在哪里,跟曾國有什么關系?”
  “這件罕見的‘隨’字銘文銅器,為湖北省博物館2013年征集所得。羋加墓2019年于隨州棗樹林墓地被發現,出土銅器銘文證明羋加為曾侯寶夫人,這件鼎是曾隨一國兩名的證據。”隨州棗樹林墓地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郭長江介紹。
   楚國女兒統治曾國
  羋加墓是春秋時期曾國考古中唯一出土編鐘的夫人墓。郭長江告訴湖北日報全媒記者,羋加墓里諸多器物上的銘文表明,曾侯寶死后,羋加曾直接統治曾國,她以“小子”(稱宗親中男性同輩年輕者及下輩)自稱,儼然女諸侯自居。
  “羋”,是春秋時期楚國祖先的族姓。據《史記》記載:“羋姓,楚其后也……”羋加、羋八子(羋月的歷史原型),都是楚國顯貴之女。持續的曾國考古發現表明,多位曾侯與楚國聯姻,曾國后宮里羋姓夫人不少,但如同羋加一般權勢熏天的,迄今沒有發現第二位。
  棗陽郭家廟墓地出土一件“曾侯作季湯羋鼎”,這件青銅鼎被推測為曾侯為迎娶楚國羋姓女子而做的器物,“季”意為排名“老四”,“湯”為名,“羋”為姓。殘存銘文可清晰見得“羋”字,同時“羋”字下方刻有不完整的“媵”字。“曾侯作季湯羋鼎”是楚國與曾國聯姻的物證,這名楚國女子應為媵妾,其身份和電視劇《羋月傳》的羋月相似,羋月嫁到秦國,羋湯嫁來曾國。
   聯姻故事里的戰與和
  “周代有婚姻關系的兩國,也不會完全停止兩國間的戰爭。既斗爭又聯合是諸侯國之間政治的常態。”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方勤說,因此,“曾侯作季湯羋鼎”等文物反映的曾楚聯姻關系并不與曾楚之間多次戰爭關系相悖。
  和羋加墓一起發掘的曾公求夫人漁墓出土一只“唐侯作隨侯行鼎”,器物及銘文為研究春秋時期曾、楚、唐三者之間的關系、唐國歷史等拋出了新線索。
  郭家廟56號墓出土的青銅壺,銘文明確顯示是與曾國通婚的黃國贏姓女子所作之器。“多地曾國考古都出現黃國銘文字樣的器物,可知兩國通婚關系較久。”
  方勤稱,這些器物為研究周代漢淮地區國家關系,尤其是曾國、黃國、楚國關系提供了珍貴實物資料。《左傳》記載楚武王曾邀若干南方諸侯到沈鹿(今湖北鐘祥縣)會盟,只有黃、隨兩國國君缺席。從郭家廟出土的多件黃國陪嫁器物看,兩國關系非同一般,才會同時不出席會盟。

本版圖文均轉自2020年9月13日《湖北日報》9月12日,市民在省博物館參觀展覽。

主管:中共隨州市委宣傳部 主辦:隨州日報社

鄂ICP備11004182號-2 | 鄂網備421201 |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8021號 | 鄂公網安備 42130202003119號

隨州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756888.tw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2120180011

虛假新聞信息舉報電話:0722-3319535、新聞爆料熱線:0722-3319535、廣告服務電話:0722-3323288 13908660920光明左使(劉先生)、故障咨詢QQ:625610413

返回頂部 赛马会论坛一尾中特 快乐十分app下载 nba比分直播500 美国高频彩 竞彩足球比分真播500 山东11选5走势图表丨手机版 免费期货行情软件 皇冠体育投注好吗 456游戏斗牛技巧 双色球大奖排行 广东快乐10分计划软件 bet365体育在线中文版 四川麻将规则图解 转让黑龙江时时彩机器 澳洲幸运5是哪个国家的品牌 内蒙古11选5开奖 股票平台整理